揭秘动物语言翻译器:打着AI幌子的娱乐产品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8-27 03:24

  “小胖,再吃几块,我们就去楼下狗肉馆走走。”一名男子对着手机说完后,手机马上传来一阵阵狗叫声。镜头前的小狗立刻低下头,缩回狗爪,之后任男子再三示意它吃面前的狗食,小狗也无动于衷。这是最近一个网络上点击率较高的短视频中的一幕。从网友评论来看,相比小狗的有趣表现,大家更好奇地是男子手机中的狗语翻译器软件:那么神奇么?

  早在2013年时,就有国外动物行为专家表示,未来5到10年,动物语言翻译器或将面市,人类与动物沟通从此不成问题。经南都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手机APP和网购平台上已有多款动物语言翻译器APP,其中更是有付费产品,售价可达388元。莫非国外专家预言实现了?还仅是挂着AI幌子的娱乐产品。

  相比动物语言翻译器实体产品,市面上更多的是动物语言翻译器的APP。南都记者在安卓端的手机商城中统计,有29款相关APP,苹果端商城有36款。在安卓客户端有一款免费的名为“猫语狗语翻译器”的APP,1035评论里有476条差评,也近一半。南都记者亲测了该款APP。

  在点击“长按录人话”按键后,南都记者多次录入同一句话,但最后“翻译”出来的狗叫声却均不一样。 此外,南都记者还将APP已有的动物录音放出来,给宠物狗听,但无论是“警告陌生人”还是“小狗呜咽”的声音,宠物狗都无动于衷。

  相比免费的APP,安卓客户端中的一款安装次数为320万次的付费APP就没有那么高的评价。一款名为“人猫交流器”的APP,需4.99元即可解锁猫语翻译功能,1715条评论里有1200条负面评论,达到了70%以上。有网友在该款APP下面留言:“免费试用期完全没有用,不停让你重复开通,我用了一下马上删除了,看都不想看。”

  在淘宝上,南都记者看到一款售价达388元的动物语言翻译器,生产商是一家广州公司—广州巨科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南都记者针对一些疑问,咨询了淘宝客服。客服表示,狗语翻译器是集翻译+娱乐功能为一体的智能翻译机。在被问及有评论说这款产品翻译准确度不高时,客服回应道,每个人对动物的反应理解是不同的。此外,该款产品售价才300多元,想要达到上万的价值也是不可能的。

  2018年,广州巨科电子CEO牟森林在接受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的采访时表示,宠物翻译器的原理,是通过机器内部的一个传感器模组,采集宠物的呼吸、心跳、动作、叫声等生物信号,并把它翻译成人类语言。总之,狗语翻译器不仅翻译狗狗的叫声,更多的是综合翻译狗狗的叫声和肢体动作语言。

  狗语翻译器其实并不是新事物,它最早是由日本玩具制造商Takara公司在2001年8月推出的,因其能够翻译“狗语”给人们带来欢乐,获得了2002年度的“搞笑诺贝尔奖”。2013年,一个名为北欧发明与发现协会(NCID)的团体在Indiegogo上为一款名为“No More Woof”的宠物狗穿戴设备发起众筹活动,这款设备可以通过分析小狗在情绪变动时的想法,并经过电脑分析后处理成人类可以理解的语音。不过这个项目最终在2017年流产,团队负责人NCID曾表示:“我们花了两年多时间,在我们的空闲时间及没有薪水的情况下参与到这个项目中,但这事实证明这仅仅是一个梦想。”

  狗语翻译器是否存在科学性的依据呢?在2013年,就有美国动物行为专家科恩-斯罗伯德奇科夫教授表示手机大小的动物语言翻译机将在5到10年内成为现实。当时,斯罗伯德奇科夫教授正在研究一项新技术,用于翻译草原土拨鼠的叫声。他指出这项技术将最终用于翻译其他所有动物的语言,让人类与动物谈心不再是一个梦想。

  这项技术想要实现的难点在哪?“人都还没了解狗语,机器怎么可能了解嘛?”国内一家做语言识别公司的相关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语言识别的原理,简单说,是基于人类对自己能够理解的语言,人类语言通过机器,转换成动物园,分为两个过程,一是人类语言识别成机器指令,第二是机器指令转换成狗能识别的指令。第一个过程目前是可以做到的,例如现在人类语言翻译机、听见会议系统转写等都是具备这个能力。但关键在于机器语言能否转化成狗能识别的信号。

  对于这个问题,南都记者通过邮件的方式采访了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王建红,其认为,对动物的叫声进行破译,是有依据的,但采集同步的生理信号(呼吸,心跳)、行为、叫声,在硬件上现在很难做到。其研究团队曾在猕猴上想开发采集生理信号的携带式装置,但很难实现。而这个狗语翻译器还要同步采集行为、声音,可能更加难。如果机器只是采集声音,经过数据库处理,又是否就可以找到对应的声音?不同品种的狗发声又是否一致性?金丝猴目前能被人“破译”的声音不到20种。

  早在2014年,王建红就接受过媒体采访,当时其便回答道,即使动物翻译器真的制造出来,也仅仅能把人们目前意见较为统一的(动物可能不那么认为)、通用的动物行为或叫声翻译过来,而人对动物,仍有许多观察不到或者无法理解的地方。“拿人类的条条框框去套用,试图理解和翻译动物的语言,多少有些牵强。”王建红确定地说,“动物之间的确有清晰的交流,只是人类要完全翻译它,还不太现实。”

  同时,也有宠物训练学校的驯犬师认为,其实人跟狗狗呆一起时间长了,就能听懂它的语言,这种默契不是某种机器能够做到的,狗的一些常见动作其实也能透露它的情绪,痛苦的呜咽、满足而舒服的呼噜、发情时候的叫声、愤怒的尖叫和咆哮其实很多主人都能辨别出来的。